Hikaru

三日一期 数珠丸恒次 明智光秀 绿川光
(……其实也吃鹤一期x)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明智光秀】醒时归一眠

#大概会有很多的语意不明和不知所云x#

#前面会有相当多的废话x#

#主观性特强x#


整整一个星期,我看完明智宪三郎先生关于本能寺之变的书。

会想要看这本书,完全是因为有天点开tag看见有个人买了,然后我就也买了。大概算是一次冲动消费23333这好像也是战国相关最便宜的一本书了。

之前一直没有看过任何日战相关的书,对战国时期的了解仅限于百科,主要还是我觉得它们都太不靠谱了。司马辽太郎的小说虚构了多少谁也不知道,就算是那些时候的军记也都含有很多虚构的成分在,更何况我还看不懂Orz所以就不太敢看。

或许是我了解的还比较狭隘,我一直觉得日本在史料方面的记录远远不如中国。中国从汉朝开始就已经有了比较可信的史料,暂时不谈《史记》的话我觉得《三国志》怎么说也都还算靠谱。但是日本似乎并没有这种记录翔实内容可信的史料(当然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有但是我不知道23333)。而且就算是有,也不太可能翻译成中文,我又不是很愿意看那种随便谁谁就能写一本的书。所以一直没有看任何书,这算是一个契机吧。

拿到的时候下午还有别的任务,所以只是打开简单看了下后面的年表。看到光秀于山崎战败、秀吉确认首级中有光秀、光秀首级在本能寺示众、首级与尸体缝合在栗田口处以磔刑示众,真的特别难过。我一直逃避光秀的下场,现在它以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到我面前。后来我知道中日的磔刑是不同的,我国古代大约等于凌迟,日本则是绑在架子上用枪刺死。

该书一共四部十三章,第一部《捏造出来的定论》的三章概括了一些通识的错误观点并加以简要反驳,同时仔细从各类史料里考察(我暂且使用这个词)了光秀出仕信长前的仕途。第二部《决意谋反的真正动机》的三章交待了一些算是背景性的东西,三章的标题加起来也是作者所认为的光秀谋反的原因:复兴土岐的宏愿、盟友长宗我部的危机、信长进行的大改革。第三部《解析谋反全貌》的五章比较详细地还原了本能寺之变的始末,分析了信长光秀家康秀吉的企图。第四部《未能实现的两个祈愿》,不用多解释了。一些山崎之后的事情,和秀吉想发动“入唐”时的一些事情。

全都看完之后本来想细细写一下,可是又觉得好像又想不起来太细的东西,毕竟作者在书中引用了大量的史料。包括(我觉得)比较广为人知的《信长公记》《太阁记》,和(我觉得)可能不太被大家了解的《绵考辑录》以及相当多的如果不研究这部分历史基本不会去看的日记。《明智军记》似乎并没怎么被使用,《惟任退治记》的引用大部分是用来证明它只是秀吉的政治工具而真实性很差。可能一章一章地读和写会更好一点,无奈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总体的思路就是,光秀最初是细川藤孝家身份很低的“中间”,因为有和歌方面的才华和出众的文化修养在幕府无人之际被藤孝塞进幕府成为“足轻”,后成为奉公众,从义昭处获得土地并成为其家臣。在义昭与信长联手后与信长的家臣共同承担与朝廷协调的任务。后转至信长手下,在许多战斗中都得到信长的高度评价,是信长最信任的人。光秀认为信长是可以结束乱世的人,希望能看到一个没有战乱的地平,同时心中一直有着复兴土岐的宏愿(这里的叙述好无双啊2333)。但在得知信长“入唐”的计划后光秀开始不安,担心土岐一族的未来,盟友长宗我部的危机也让他倍感焦虑。加之元亲的怂恿,光秀心中已经有了谋反的想法,却苦于没有机会。主要参与谋划的是细川藤孝与斋藤利三。

信长一直想除掉家康,于是在灭武田胜赖后参观家康领地,实际上是变相调查地形。后又将家康召之京城本能寺,与光秀密谋在这里除掉家康。光秀借此机会与家康结盟,利用除掉家康的计划反过来除掉了信长。之后光秀迅速平定了近江地区,占领安土城;家康则穿越伊贺返回冈崎占领甲斐、信浓。然秀吉过于迅速的中国大返还打乱了光秀的计划,筒井顺庆和细川藤孝的倒戈更是雪上加霜。家康虽然收到了光秀求救的消息,但过于沉迷攻打甲斐而延误了合军,导致光秀战败山崎。之后家康依旧抱着侥幸心理西进试图救出光秀余党,与秀吉再战,无奈最终无力回天,被秀吉遣回。

秀吉事实上也十分清楚信长的入唐计划会带来什么,但他一直在等待着终结信长的人出现并认定这个人就是光秀。与毛利的交战并没有到达一触即发的激烈程度,反倒是秀吉事先就对光秀的计划有所了解(藤孝透露),早早做好了和谈及撤军的准备,所以才会有过于迅速的中国大返还。打败光秀后秀吉颁布《惟任退治记》歪曲事实,丑化了光秀和信长的形象,并让人误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光秀一人所为、信长淫乱残暴并不适合做一个领导人。随后与藤孝、家康商议,三人一起永久封印本能寺之变的真相。光秀的后代并未全部灭亡,而是四散各地。

在本能寺之变的教训后,秀吉没有放弃入唐,却对入唐可能导致的谋反防范到了神经质的程度,千利休和秀次的切腹都与其脱不开干系。不过当然也都被秀吉操纵政治手段安上了别的“一个人的”罪名。

后秀吉去世,丰臣没落,家康最终取得天下开创德川幕府。他没有忘记曾经的盟友光秀,他的孙子,第三代幕府将军家光的乳母(也可能是生母)斋藤福(春日局)是光秀重臣斋藤利三的女儿,家光名字中的光也可能是取于光秀的光。而光秀为之奋斗的土岐氏复兴也通过家康之手实现了。家康家臣菅沼定政是土岐明智一族人,文禄二年恢复土岐旧姓,自称土岐山城守。他的子孙后代直到明治时代都是上野国沼田藩主,被明治政府列为华族,一直延续到现在,没有灭亡。】】】

其实整本书最让我难过的地方是明智家的后代四散各地逃亡,有很多人弃旧姓冠以其他姓氏,至今也未恢复。这里引用一下大段的原文,因为看的时候真的很伤心,半夜在被子里哭。

“继承了光秀和秀满后代血统的家族现在也居住在各地。有像我的家族这样在明治时期重新恢复明智姓氏的家族,而更多的家族弃用了明智的姓氏冠以其他姓氏。其中有的家族到现在也只把自己家族传承的故事讲给一个儿子而继承下去。还有的家族以先相流传下来的文书不能带出门为由,不予公开。这正是四百多年来都守护着家族秘密的光秀子孙所肩负的重担。

“还有其他被传言是明智氏的家族,虽然只有口口相传,但我想应该都是真实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身为明智氏之事本身就需要隐瞒,这是一种负遗产。谁都不会以之为荣,这与自称是义经或者楠正成这种日本史上英雄人物的子孙相比有天差地别。

看到这之前我会想,历史已经过去了,再追究也没什么意义。可是看到这的时候却又觉得,对于明智氏的子孙这大概就是最重要的意义了。

偶尔也会想,如果藤孝和顺庆没有倒戈,家康也能及时赶回来,山崎不会战败,光秀真的取得了天下,又会是什么样子呢?如果按这本书里所考证的,天正十年光秀已经67岁了,而长子光庆只有13岁。即便家康是重要的盟友,那在光秀百年以后丰臣家的故事会不会重演?毕竟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那么历史的容错性大概也还是会还原一切。

可是,哪怕真的是这样,一会儿也好啊。

在战国那种下克上成为常态的时代,一般没有绝对的恶人,除掉本能寺之变这一事件光秀也当然不可能被称之为恶人。NHK纪录片里我印象很深的一个细节是片尾处讲的,光秀为战死的家臣在寺院供养米一事。这样的人即便叛上弑主也一定是有苦衷的啊……无奈成王败寇。

这本书自然也是褒贬不一,可能贬比褒多。我也无法判断他内容的真实性。还是那句话,如果他所引用的史料全部是真实的记录,那我就愿意相信这就是本能寺之变的真相了。

零零碎碎写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些什么,最后就用其实并不知道是不是光秀留下来的辞世句作结吧。

“顺逆无二道,大道贯心源,五十五年梦,醒时归一眠。”

希望我喜欢的东西都在我喜欢的日子里遇见。

希望我喜欢的人也是这样w

中午吃什么和晚上吃什么真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问题。


但是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懒。


#我没救了#

寒枝俏。
寒枝美丽。
寒枝软萌。
寒枝可爱。
寒枝作天作地。
十洲……






毒。